一個獎項、兩部電影能不能增強貴州人的文化自信?

發布日期:2018-12-26 信息來源:黨委工作部 作者:李朝恒 字號:[ ]

貴州導演饒曉志的電影《無名之輩》還在院線熱映,另一位貴州導演畢贛的電影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即將在12月31日跨年鉅獻。今年夏天,第七屆魯迅文學獎中篇小說獎被貴州作家肖江虹奪得。這一個獎項、兩部電影,能不能增強貴州人的文化自信?

如果說70后肖江虹代表的是傳統碼字人的生活,那么80后的饒曉志、畢贛則是用影像表達態度的新生代文人。肖江虹的“民俗三部曲”——《蠱鎮》《懸棺》《儺面》,讀過的人應該不多(慚愧!我一部也沒有讀過)。聽說他還有一部《百鳥朝鳳》比較出名,而我看的卻是吳天明執導的電影《百鳥朝鳳》。電影這種新的藝術形式,能更大范圍地傳播并被世人所接受。也許這就是饒曉志、畢贛沒有選擇寫作,而選擇當導演的原因。

我最早認識的一位導演(講專業點是記錄片制作人)是胡庶。那是2001年的一天,我去電視臺機房排隊剪輯一條新聞,他獨占著一套對編系統,戴著耳機在剪十幾盒素材,顯示器里的畫面昏暗不清。我打聽后得知,他是臺里某美女的男朋友,是牛逼的電視人。那天他正在剪輯的就是關于沙沖路洗頭房的故事——《我不要你管》,這部記錄片后來在鳳凰衛視播出并入選第52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青年論壇。《我不要你管》由于涉及敏感題材,一直沒有在內地播出過。胡庶去柏林國際電影節期間,用掌中寶拍攝了33集環球紀實系列片《阿瓜西游記》。所有看過《阿瓜西游記》的人可能會產生一個錯覺:原來,拍攝記錄片可以這么簡單。也有人說,看似簡單做起來卻難。因為,胡庶看世界的角度與我們不同。讓我驚嘆的是:事隔17年之后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男主角黃覺評價導演畢贛時,竟然用了相同的話語。

畢贛的上一部電影《路邊野餐》,是某晚加班時一位朋友推薦我看的,其中那個震驚四座的42分鐘的長鏡頭,也有人認為是對長鏡頭運用的一種侮辱。這一次我又產生了“錯覺”:原來長鏡頭的拍攝可以這么簡單,而且我認為自己沒有說錯。所以,對于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這部與《路邊野餐》同樣在凱里拍攝的電影,盡管有湯唯、黃覺主演,張艾嘉助陣,片名也仿佛有一種《彗星來的那一夜》或《這個男人來自地球》那樣的味道,但沒有觀看之前,我是持保留態度的。

饒曉志是遵義桐梓縣人,電影《無名之輩》為何在都勻取景?有人猜測因為男主角章宇是都勻人。《無名之輩》原來的名字《慌槍走板》,我認為更有西南官話的韻味,更能展現貴州人的文化自信。只是一部電影要想推向院線、收獲票房,就必須換個大眾化的片名。《無名之輩》豆瓣評分8.2,有人說評分虛高了。是的,他們沒有說錯。與寧浩的《瘋狂的賽車》(8.0)、《無人區》(8.2)相比,確實是有些虛高了,但它仍不失為一部好電影。至少與由黔南作家山峰旅行小說《騎士少年的歌聲》改編的電影《山那邊有匹馬》(豆瓣評分5.4)相比。

    貴州人的文化內涵,當然不是靠一位作家、兩名導演就能全部展現的。貴州還有全國知名的畫家、書法家、音樂人,比如我最近在聽的貴陽女孩陳粒的作品《走馬》《小半》,都是流行音樂的上榜歌曲。貴州這片熱土,曾經孕育出了震驚中外的陽明心學。貴州人結合老莊思想和陽明心學,提出了“天人合一、知行合一”的人文精神。貴州工程公司吸收圣人的思想精華,提出“知行合一、價值創造”的核心價值理念,以高度認同的企業文化理念為引領,凝心聚力謀發展。

多彩的貴州,擁有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。這些多元共生、和而不同的文化,是貴州人的靈魂。在時代的潮流中,貴州民族文化與漢文化不斷融合,形成了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力量,也增強了貴州人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信心和勇氣。




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瀏覽次數: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手游棋牌代理